浙江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

你当前的位置:心理百科 > 咨询师手记

为什么我总爱跟人比较?

编辑:yulinxin    日期:2017-04-19 10:46:27

问题:无论到什么地方,自己总会在身边人里找到一个人在各个方面和他进行对比,在比他强的方面就会很高兴,反之则感觉不舒服,进而会讨厌那个人。我感觉这是一种病态的心理啊,这是出于什么原因?怎样克服呢?
 
解答:有一句俗话叫做“人比人气死人”,反映了时刻存在着的人与人之间的比较令人不堪重负,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喜欢跟人比较呢?我来分析一下可能的原因。
 
首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人类很聪明地制造了人与人之间的差异体系,通过这种设计来使人把精力投注于工作或学习中。因为人类包括其中的个体曾长期处于饥饿与灭亡的恐惧中,只有不断地奋斗才能生存下来。在这种差异体系下,处于优胜地位的人为了保持优势会继续努力奋斗,处于劣势地位的人则一心想打败前者打个翻身仗,所以,无论胜者还是败者,都不得不走上了不断奋斗的道路。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人自动习得了与他人比较的习惯,通过比较确定自己的位置,知道自己的差距,从而不断地提升自己,推动文明的进步,升华本能的力量。这可谓是比较的建设性意义所在。
 
其次是为了平衡自尊。当比较获胜后,人会觉得自己是有价值的,有用的,被认可的,这是人的基本需要。因为当一个人真的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时,他离抑郁就不远了。比较失利后人会觉得自卑,怀疑自己的价值,但正如赌徒赌输之后一般不会轻易放弃一样,容易感到自卑的人往往喜欢跟别人比较,他期待通过再一次的比较来重新获得“我是好的”这种感觉。
 
一个身高169的男子在青春期时,执着于跟周围人的比较身高,他想通过比较证明自己的身高是可以的。平时他很注意锻炼,因为他了解到体育运动有助于长高。体育锻炼让他对长高产生了信心,他每天会测量自己的身高,也不自觉地跟同伴比较身高。当比较结果对他有利时,他产生了良好的自我感觉,对未来充满信心;当比较结果对他不利时,他不免觉得沮丧和抑郁。这种执着伴随着他整个青春期,直到进入大学之后,对身高的关注转变为对容貌的关注之后才作罢。我们能从这个案例中发现比较对于这个低自尊的男孩所具有的意义。
 
第三是为了满足自恋,这与第二个原因有所重叠,只是更有一种愿望满足的色彩。如果一个人胜过了对手,他会感到得意,自豪,沾沾自喜,陶醉。一个取得第一名的人,或者赚了一大笔钱的人,或者找了个漂亮女友的人,也许会陶醉于这种满足很长时间,幻想中打败了对手,感觉到自己具有独一无二的价值。同样,如果对手超过了自己,那么自恋的受挫也是强烈的,失落、难过、自我怀疑、自卑等会不断地体验到,那种被人深深击败的羞耻缠绕着他。
 
有很多在小学阶段成绩优秀,经常被夸“很聪明”的孩子,在进入中学及大学阶段之后,因为竞争对手的水平的提高,失去了往日自恋的光辉。他们从一个自恋的天堂掉入了平庸的地狱,心里始终牵挂着曾经的荣耀,渴望再一次实现它。通过不断地跟别人比较,来平衡一下那种低自尊的痛苦,并再一次接近以往的满足。看来,那些曾经得到了强烈的自恋满足但之后又失去的人尤其容易固着其中。
 
第四个原因是为了打败别人宣泄敌意。一般来说,人只对少数亲近的人产生友爱的感觉,对陌生人或者对手,人潜藏着大量的敌意(表现为对陌生人的不信任),而打败别人是宣泄敌意的一种方式,打败别人也具有生存的意义:所有物种都需要打败另一个物种得到保存。随着人的进化,同一物种之间那种肉体的残杀对人类社会来说已经不再是主流,但“文明的残杀”其实是无所不在的,而且包装在种种谎言之中。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存在也反映了人与人之间互相蚕食这种原始方式仍然存留着。比较的背后反映了人与人之间“文明的残杀”,是人宣泄敌意的文明的方式,有一句话叫做“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很好地说明了相互比较中潜在的相互伤害。
 
自体心理学家科胡特曾说“每一次攻击的背后都有自恋的损伤”(大意),自恋者通过攻击和碾压别人,既满足了自恋,又宣泄了之前因为自恋受损而积聚的敌意。所以,除了在每个个体身上普遍存在的敌意之外,我们更能从自恋缺损的人身上不断地感受到那种强烈的想要打败别人的愿望。
 
比较能平衡自尊,满足自恋,打败别人,虽然比较的风险在于可能会失败,但被匮乏感左右的人则宁愿冒着失败的风险也不会轻易放弃的。正如马克思在评价资本的巨大作用时所言:“资本......如果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绞首的危险。”除非一个人完全不可能取胜(正如你永远不会想去跟姚明去比身高),但只要有了胜出的可能,为了减少内在的匮乏感,也许你会不惜冒着失败的风险也要去比一比的。
 
由上述分析可知,一个自尊稳定的人,一个不再执着于原始自恋(渴望证明自己的全能,渴望打败一切对手,证明自己独一无二),一个对他人的敌意不那么强烈的人,比较的目的会更现实些,这些人的比较更多的是想知道自己的位置,找到差距,让自己更好些。相反,一个低自尊的人,一个执着原始自恋的人,则不断地会想通过与他人的比较平衡自尊,满足自恋,打败别人,以不断地填补内在的空虚与匮乏。他们的比较不是建设性的而是破坏性的,比较的目的不是为了找到差距提升自己,更多的是为了打败对手以证明自己的全能。
 
有些明智的人已经放下过多的比较,因为比较就像是小孩子争宠一样,会显得很无聊,比较带来的强烈的情感体验也并无建设性的价值。很多时候,比与不比,你的使用价值并没有增加或减少什么,只是为了平衡匮乏的内心。当然,作为一种从小习得的习惯,没有人可以真正放下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也正如人对于食物或性的需要一样,都是合理的且存在的。区别在于,这种比较是强迫性的,还是适度可调控的。
 
为了走出比较的牢笼,我们需要觉察自动化比较的存在,并适时地放下它。每当发现自己在比较时,不妨给此打上一个标签“我又在比较了”,这有助于你跟它拉远距离,走出它的掌控。因为你的价值是稳定存在的,无需通过比较来确认,你需要做的只是提升与发展自己。另外,你也要去探索是什么样的匮乏感驱使着你的比较,逐渐走向内心整合之路。
(俞林鑫)

 

访问次数:891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正念冥想——此刻,繁花盛开